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员工艺苑

老屋

发布日期:2022-09-26 信息来源:天津公司 作者:官小芬 字号:[ ] 分享

“亲爱的老屋,不大的窗户,阳光洒进来,告诉我日落日出......”坐在回老家的火车上,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多年前听的这首老歌。

一晃已有三年多的时间没带孩子回老家了。早晨醒来,火车已开到河南的地界了,此时正值水稻收获的季节,望着窗外一片片黄灿灿的水稻,还有地里的收割机,儿子兴奋地指着窗外的稻田问我,“妈妈,这是我们吃的大米吗?”,我笑着冲他点点头,补充道,“这个还要去了壳才能变成我们吃的大米哦”,此刻,儿时和小伙伴们一起在稻田里疯跑的景象立马浮现在脑海,想着那时候和哥哥不顾母亲的劝阻在草垛上翻滚蹦跶,到了晚上才发现皮肤被稻穗扎的又红又痒,有的地方甚至被划出了小口子,竟忍不住笑出了声。

“妈妈,那是姥姥家吗”儿子指着远处的一栋房子问我,“房子很像,但不是哦”,于是我拿出笔和纸,给儿子画起了老家的房子:橘红色的屋顶,白色的墙,小小的窗户,门前有一块空地专门用来晒庄稼,还有一个大大的池塘......

如今十多个小时的车程对我来说已经比前些年快很多,打开车门的那一刻,熟悉的景象再次映入眼帘,老屋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前几年种在屋旁的柚子树上挂满了大柚子,儿子见状直奔柚子树,踮起脚伸手便要摘,“再等上一段时间柚子才能吃呢”,母亲轻轻拍拍儿子的小手,再指指池塘边上那颗柿子树,如今正是吃柿子的好时候,只是那棵似乎比我年纪还大的柿子树如今实在太高,父亲找来竹竿和梯子,儿子则站在树下又跳又叫,把所有人都逗笑了,看着父亲慢慢爬上梯子,仰头够柿子,才发现他老人家的头上已多了不少白发,行动也比前几年迟缓了许多,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摘果子,挖蚯蚓,钓鱼......一下午的时间,儿子兴奋地停不下来,见父亲领着儿子去林子里给鹅喂食,母亲便停下手里的活,搬来椅子和我坐在池塘边,聊起家长里短,儿时的伙伴在哪里安家了,村里哪个年长的老人去世了,谁又去城里带孙子了......

如今水泥路、网络早已实现村村通,相比儿时不知道方便了多少倍,可村里的人却越来越少,我和母亲在村里转悠半天,却始终见不着一个人影,母亲感叹道,每年也就过年的时候会热闹一些,而这几年因为疫情,连过年也不如以前了,农村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喧闹。

夜里我给儿子讲起小时候的故事,“妈妈那个时候,农村经常停电,我和舅舅就会点起蜡烛把作业写完,调皮的舅舅偶尔还会趁着姥姥姥爷在厨房做饭,故意给妈妈讲鬼故事。”“然后呢?”“然后妈妈当然要找姥爷告状,舅舅就会被姥爷揍哭”“哈哈哈哈......”,玩累了的儿子没多久便酣然入睡,没有丝毫的不习惯,而适应了北方生活的我躺在潮乎乎的床上,一时竟无法入睡。于是拿出手机,轻轻点开水木年华的那首老屋,“我亲爱的老屋,有你陪伴我的孤独,那时生活有点艰苦,爱是我们唯一的财富......”

假期总是那么短暂,临走的那天,母亲一大早便从菜园里摘好一兜子的蔬菜,父亲则认真地用胶带把装好土鸡蛋的箱子缠了一遍又一遍,生怕路上会打碎一个,“这个炒米在别处可买不到,能多带点就都带上吧,这风干鸡也是家里养的鸡,你妈都煮熟了,带上吧,晚上到家就能吃。”平时话不多的父亲竟开始絮叨起来,“太多了,箱子满了。”我边收拾边打断了父亲的话,丈夫走过来,轻轻碰了碰我的胳膊,我才反应过来,于是赶紧改口,“嗯,挤挤也塞得下,那个咸鸭蛋我也要,火车上就能吃。”“就是就是,看看还要点啥,回去坐高铁,很快就能到天津,也不用担心坏了。”父亲立马笑着起身去拿食品袋。

车开动的时候,父亲突然冲我喊了一句“别光顾着孩子,平时也对自己好点。”这大概是父亲第一次这么直截了当地表达对我的爱吧,那一刻,眼泪差点掉落下来。

车慢慢走远,而亲爱的老屋还停在原处,留给我回忆的幸福。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