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专题报道

【甲子华章】十年

发布日期:2022-10-13 信息来源:天津公司 作者:吕卉 字号:[ ] 分享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

2007年,大学毕业不满一年的赵杰乘着时代的东风踏上了安哥拉这片广袤的大地。彼时,恰逢国家坚持“走出去”战略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恰逢安哥拉结束内战进入战后恢复与重建,恰逢公司国际工程快速发展持续拓展安哥拉工程市场,恰逢有志青年胸怀壮志、热血激扬……这所有机缘碰撞在一起迸发出奇妙的化学反应,颇具时代特色的海外建设故事频频上演。

如今,赵杰每每谈起安哥拉十年的过往,总是不自觉地浓眉上扬,中气十足。

初遇安哥拉·志远赴他乡

入职16年的赵杰依然清晰记得2007年呼伦贝尔草原上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作为意向出国人员,赵杰被安排到海满公路项目学习道路施工技术。在接受了系统的施工和语言培训后,赵杰踏上了飞往安哥拉的航班。

人生第一次坐飞机便是长达16个小时的国际长途,旅途虽然劳顿但仍抵挡不住年轻人对新环境和新事物的好奇。一行近二十人,经理部安排了几辆车来接,一辆轻卡车专门拉行李和配件,返程时当地司机建议找两个年轻的小伙子坐在车斗里照看行李,赵杰主动请缨。坐在车斗里的赵杰打量着这个完全陌生的国度,闷热湿润的空气,简易破败的房屋,坑洼不平的道路和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当地人,一切都那么陌生。糟糕的路况迫使车子开开停停,一停下来便呼啦围上来一群举着商品叽叽喳喳的黑人小贩,有的手里拿着水果,有的手里拿着小饰品,更甚者手里拿着好几把长刀,追在车后面将刀把敲得叮叮作响。没见过这个阵仗的赵杰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把身旁的行李往怀里拢了拢,就这样提心吊胆、四肢僵硬的到了经理部。

2007年,公司在安哥拉工程市场蓬勃发展,仅在安哥拉中东部城镇卢埃纳就有机场跑道修复工程、市政道路修复工程、机场修复三期工程和卢埃纳-卢库塞134公里公路修复工程四个同时在建项目。在经理部稍作休整,赵杰一行便准备出发前往卢埃纳,飞往卢埃纳的军用小飞机一周只有一班,有时一票难求,“坐小飞机跟摇号一样,结果我没中签,就押着车辆和设备去了卢埃纳。”赵杰笑着说。

卢埃纳距离首都罗安达1250公里,大约是北京到上海自驾走国道的距离,正常用时约13小时,但是这1250公里,赵杰和车队一行走了整整五天。经历了27年内战的安哥拉满目疮痍,道路两边飞机和坦克的残骸随处可见,原本就不平坦的道路被炸的满是大大小小的弹坑炮孔,使得行车状况雪上加霜,车辆最多只能挂上二档。每到天色渐晚,一行人只能找路旁开阔一点的地带停下,围坐在一起点起火堆,支起炉灶,晚上锁好车门车窗合衣蜷在车上打个盹。

闷热的车厢、漫天的繁星、粗壮交错的藤蔓和劈啪作响的火堆,成了赵杰记忆深处的过往。

成长卢埃纳·第一任“站长”

一路舟车劳顿终于到了卢埃纳-卢库塞134公里公路修复项目部,正值项目成立初期,所谓的项目部就是战争遗留下来的废弃学校,屋顶残破、墙面凹凸,同时面临物资奇缺的窘境。在这个没有任何工业与农业的国家,粮食、生活用品和一切工程物资全靠进口,仅有的几张床和物资都先提供给了业主和监理。几张竹胶板加砖头就成了临时的床,三米宽的屋子刚好放得下一张两米四的竹胶板,三个人一床被褥,衣服和书本当枕头,凑合了一段时间。

起初,赵杰跟着师傅修缮房屋、建设营地、拉电引水,同时兼顾着施工现场的土方开挖和测量制图,随着项目工作和生活渐渐步入正轨,赵杰有了新任务:寻找碎石场,建设碎石站。想要在茂密的原始森林找中到一处合适的碎石场地并非易事,几个年轻人跟着当地向导钻入丛林,手持长刀开路,腰间系绳相互照应,一人多高的白蚁窝从初见时的大惊小怪到后来的稀松平常,终于在寻遍了周围场地后找到了合适的料场,便硬生生推出了一条18公里的路。建碎石站、支脚手架、割模板、铲石子拌灰、振捣混凝土……赵杰每天都过得忙碌且充实,在工作结束后,结伴扎进旁边的河里洗个澡,成了几个年轻人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

不久后,装载着沥青拌合站配件的八个集装箱终于陆续到达项目,在海满公路学习过拌合站操作的赵杰作为主要对接人肩负起了“站长”的责任,而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拌合站的组装建设。厂家指导安装的白师傅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师傅,起初总是指挥赵杰跑前跑后,“小赵,去拿一把17的梅花来”,没接触过机械的赵杰跑到仓库拿了一把梅花螺丝刀递过去,气的白师傅直嚷嚷着要找项目领导换人。“那时候可没少挨白师傅骂,刚开始什么都不懂,扳手和螺丝刀都拿不对,后来等四层楼高的拌合站组建好了,电焊、气割、机械设备、电路和中控就全明白了”赵杰说道。

看着眼前组建完成的沥青拌合站,赵杰心里别提多有成就感了,从此开启了两年的“站长”生活。当好“站长”除了要有操作技术,连作息也要完全配合项目施工进度来,项目72公里处早上六点半开始摊铺,赵杰就得四点起床开始加热拌合站、拌料、配合装车,有时缺料了还得带着车去碎石场拉料。年轻人总是睡不够,那时候最幸福的事儿莫过于起床时听见雨水敲打房顶铁皮的声响,“站长”就能再多迷糊一会。

“我的工作服是最有特色的——能站得住!”到了雨季,天气潮湿,拌合站倒锥形的矿粉罐下料口总是结块堵塞,这时“站长”只能拿着长钢筋和钩子人工疏通,有时一个使劲躲闪不及,身上被喷的全是粉尘,再不知从哪儿沾上点沥青,洗也洗不掉,日子一长,灰蓝布的工作服果真就能站住了!

“我很早就实现了芒果自由!那时项目部的院子里有十几棵芒果树,每到成熟时节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大家都躲着走生怕砸到头,有时候还能碰见很多野生动物,在86公里的时候我就遇见过两米多的非洲大蜥蜴,还有……”

国外的生活苦吗?累吗?那是自然,但言语里更多的是知遇的感恩的、大家的笑脸、新奇的经历和芒果的香气。

出国的第17个月,赵杰第一次回家休假,他把银行卡交到母亲手里,当时异地存取款并不方便,母亲便找到在银行工作的表姨帮忙,办完业务,表姨拉过母亲偷偷问道:“才一年多没见孩子,怎么挣了这么多钱”,母亲笑着说道:“孩子跟着十三局在国外干工程哩!”

突破罗安达·最年轻的亿美元项目经理

经过公路、市政和机场修复多个项目的历练,赵杰快速成长,多才多艺的他还身兼安哥拉区域团总支书记,在忙碌工作的同时顺便拿下了安哥拉中资企业商会“2010迎新年杯”华人歌唱比赛第三名。

2013年5月,赵杰转战安哥拉首都罗安达,被聘任为安哥拉罗安达入户连接工程项目经理。罗安达入户连接工程是中安两国重要合作项目,同时也是罗安达最大的水利工程,施工区域涵盖整个罗安达市外围五个行政区的辐射管网,施工面积420平方公里,涉及25万户,项目合同产值近亿美元。

项目除了政治性强、工程量大、施工任务繁重的特点外,赵杰还面临着社会治安状况差,施工组织协调难度大,施工区域在居民生活区不确定因素多等问题,几十个班组分散在不同的点位,赵杰每天将手机调成声音加震动,还得时刻用手抓着,生怕错过哪个班组负责人的电话,遇到什么突发情况,这个27岁的年轻经理一度精神紧张到出现幻听。

社会治安状况差加大费用投入,增设安保人员,设备和材料调度问题就提前周密计划,预留充足的时间,但最大的难题是如何追赶施工进度。一同参与入户连接建设的单位还有广西水电,业主总是拿两家单位相互比较,作为进度落后一方的负责人,赵杰坐不住了,于是天天跟着各个班组穿梭在不同的施工区域,从早到晚,跟大家一起上班下班,不停的琢磨每个工作环节和流程该怎么优化安排,施工效率该怎么提升,就这么在工地泡了一个月,赵杰终于摸清了五个行政区域地质条件差异、所有规格型号管线施工的日常进度和各班组的工作情况,然后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和项目班子研究制定了23项制度,包含责任制考核、物资采购、仓库管理、人员行为准则等,建立起了一套切实可行的制度体系,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责任制考核制度。

赵杰根据一个月来掌握的现场情况,对不同区域、不同管件制定了不同的考核标准,以工程量为依据对班组负责人进行每月考核,奖惩分明,同时树标杆、立典型,充分激发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项目还加大“人材机”投入力度,将大区域划分成小块,每个班组设班长、副班长和操作手,一级一级压实任务,鼓励员工技术创新,改造发明工器具提高工作效率,同时与地方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不出两个月,个别班组就从原来日均六百米增长到一千米,三个月后,项目整体施工进度大幅提升,月产值一度从100万美元飙升到500万美元,实现了质的飞跃。2017年,项目正式通水,解决了罗安达市80多万人口的吃水难题,赵杰也结束了十年安哥拉生活。


                              (赵杰与安哥拉国家供水局总裁合影)

十年,是一代人的青春和回忆,十年,见证了公司海外市场的发展历程。正逢市政甲子之年,在回望来路的同时,一代又一代青年前进的脚步也愈加坚定有力,一路同行,未来还有更多个十年,谱写出更多甲子华章。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